唐河根文化——世界廖氏文化发祥地在湖阳

发布时间:2014-3-14 9:13:53
唐河根文化——世界廖氏文化发祥地在湖阳
湖阳镇地处豫鄂边缘,版图面积150平方公里;东部为浅山区,属桐柏山余脉,面积约60平方公里,矿产资源丰富;西部为缓冲平原,面积约90平方公里,土地肥沃,蓼阳河纵贯东西,水利条件优越;交通便利,豫“49”线公路贯穿全境,南与“316”国道、襄渝铁路相连,北与312国道、宁西铁路相接,距襄樊机场、南阳机场均有两个小时车程,历史至今就是豫南鄂北交通要塞,且市场繁荣、信息灵通、客商云集,素有“金湖阳”之美誉。是国家小城镇经济综合开发示范镇、河南省“百名重点镇”、南阳市“50强”乡镇之一。
湖阳镇具有悠久的历史,尤其是古老的蓼国文化是湖阳璀璨的文明史。据《汉书•地理志》记载:南阳郡湖阳县,“故蓼国也”。古蓼国都邑在今河南省唐河县南四十公里湖阳镇,东北依蓼山。古蓼国辖境,约当于今河南省唐河县南部,湖北省枣阳市北部,向东包括桐柏、随州一部分。蓼灭于楚,其后,楚在此置湖阳邑,继之设湖阳县。
据《史记》载,黄帝共有25个儿子,其中属于正妃嫘祖所生的有两个,一个是玄嚣,一个是昌意。昌意娶蜀山氏之女为妻,生下一子颛顼。蓼姓就出自颛顼后裔叔安。《风俗通义》说,颛顼之后裔叔安,夏时,因封于蓼国,故称蓼叔安,其后代以国为氏,称蓼氏。《左传•桓公十一年》记载:“郑人军于蒲骚,将随、绞、州、蓼伐楚师。”“蓼国,今义阳棘阳县东南湖阳城”;“蓼音了,本或作飂。”楚成王时,飂被楚所灭。据清翰林学士廖鸿章所撰《廖氏族谱•廖氏源流序》记载,自始祖叔安起传至三十六世伯高,春秋时飂易姓为廖。
《汉书•地理志》载:古蓼国在今河南省唐河县南40公里湖阳镇。东依蓼山,山顶有五代晋天福七年(公元942年)重修的蓼山神祠(俗称蓼王庙)遗址,南傍蓼阳河(《水经注》称阪门水)。《湖阳镇志》记载:蓼王庙:位于蓼山顶,四合院,石砌墙,石板坡面,整个建筑无木料,建于春秋时期。为纪念在大禹时代治水有功的蓼王而修建。无碑文。元朝至元年间,汴梁营田提举裴世英邀请淮安李松真选写碑文,其中说:“夫高爵重禄,声名振摄于天下者,或可以势力取之,至于没世不志祠而祀之者。惟其功德加于民也”。
在湖阳灿烂的历史文化长河中,古老的蓼国文明是最辉煌的篇章。据史料记载、出土文物考证和群众口碑介绍,古蓼国辖今唐河县南部,枣阳市北部,随州、桐柏的一部分。国都在今湖阳镇,人民以国为姓,为廖氏。聪明的蓼国国王蓼叔安为了疏洪治水和抵御外来侵略,在蓼山脚下开挖两条人工河——蓼阳河和蓼阴河,蓼山上建有两道石砌寨墙,蓼阳河南侧土夯城墙3米多高,在蓼国多年征战中如钢铁长城般守护着蓼国的安全,在卫国战争中,牺牲的蓼国将士和达官显贵大多安葬在蓼山南麓,并立塔纪念形成塔林,可惜这些珍贵历史文物在文革中遭到彻底毁坏,只有蓼阳河边的那块塔地依然被人们传诵。公元前六三九年,古蓼国被楚襄王铁蹄践踏,城池被毁,生灵涂炭,蓼国臣民举族外迁,在安丰、固始等地建立了多个蓼国。不愿背井离乡的蓼国人散落在湖阳周边地区,其中,蓼山北麓隐藏起来的蓼姓后人改“蓼”为“董”,形成村庄,名为董楼,现在董姓也已成为一个旺族,遍布海外,他们每年也都上山拜祭蓼王。